赵灵儿被

话分两头,确说三个苗人那时在客栈门前跟李逍遥打了个照面,为首的苗人

头领试探之下,确认李逍遥身上所中的「忘忧蛊」发做,已经把之前的事情忘得

一干二净,也就没了杀他灭口之心,毕竟现在身在汉人地界,还是少惹麻烦为妙。

要说那个苗人头领,在苗疆也算是响当当的人物,一身硬气功刀枪不入,手

持鬼头刀,舞将起来,好似天罗地网一般,密不透风。此人刀法精妙,就连黑苗

族的石长老也不敢正面略其锋芒。

又因他对苗王忠心耿耿,处事一丝不苟,谨慎非常。故而深得苗王的信任,

这才将如此重要的任务交给他。

他带着两个手下深入汉人地域,当真是处处低调从事,一路行来,没引起任

何注意,沿途汉人都以为他们不过是寻常的苗人客商,没有知道他们身怀不弱的

武功。

与那苗人头领谨慎小心不同,他那两个手下都是血气方刚,年轻气盛之辈,

在苗疆时就喜欢惹事生非,这一路行来,装了一路的孙子,要不是因为上面有头

领压着,以他们的性格早就不干了。

眼看着任务已经完成,那两个手下的心就开始不安分起来,两人刚到客栈的

时候,就惊叹于李诗涵的美貌,动了将其一起掳走的心思,可惜被苗人头领制止,

后来他们杀上仙灵岛,将岛上的众女一一擒获之后,见到赵灵儿那有如天仙般的

容貌,跨下的兄弟立刻坚硬如铁。他们将赵灵儿打晕之后,绑住手脚,放入麻袋,

轮流扛在身上的时候,赵灵儿曼妙的身材和幽幽的体香更是让他们心猿意马。表

面上虽然正经无比,心中早就口水横流了。

等到他们进了客栈,将装着水月宫众女麻袋安置好,又租用了李逍遥的房间

用来安置赵灵儿,首领留下那两名手下看管,自己独自去之前的房间疗伤去了。

两个手下坐在房中,看着麻袋中赵灵儿玲珑有致的娇躯,心中痒痒,其中一

个(为了方便区别,以后就用苗人甲,苗人乙代替)苗人甲坐起身来,走到赵灵

儿身边,一手隔着麻袋抓住她的乳房揉搓。

苗人乙见到他的行为,吓了一跳,不过心理到是羡慕这小子的直接,说道:

「你疯了,要是让头领知道怎么办」

苗人甲一边揉弄着赵灵儿的乳房,一边说道:「你小子装傻是不是,你当时

也看到了,头领跟那个老太婆比拼掌力,虽然最后干掉了那个老太婆,但自己也

受伤不轻,至少得到明天中午才能复原。」

「可是,这可是我们大王点名要的女人。」苗人乙还在犹豫。他考虑了一下

说道:「不是还有不少水月宫的少女那吗,不如,咱们哥俩一人一个,尝尝她们

算了,就算是头领知道了,也不会怪罪咱们。」

「这你就不懂了吧,那些庸资俗粉怎么能跟这个小美人相比。」苗人甲不屑

的说道,此时他已经隔着麻袋,找到赵灵儿的乳头,正用两只手指头夹着扭动。

继续说道:「我给你透露个消息吧,你知道大王为什么要点名让咱们虏这个小美

人回去吗」

「不是说,这小美人是大王的女儿吗」苗人乙答道。

「那不过是为了骗老百姓编出来的说法。」苗人甲已经开始解绑住袋口的绳

子了,他说:「有一次我偶然听到石长老说给头领说,这小美人是什么女娲族的

后裔,那女娲族可是传说中最好的性奴素材,不但美貌非常,天生性淫,稍加调

教就懂得取悦男人,而且有被虐待欲,身体敏感,不管身体受了多重的伤都可以

很快回复,我还听说剧说女娲族在被玩弄的时候还会分泌出一种物质,帮助玩弄

他的人提高体质,最厉害的是,女娲族不管跟任何种族交配都有很高的受孕率,

而且孕育胎儿,和成长速度极快,半个月出生,再过一个月身体就会长到青年阶

段,之后才回归正常水平。出生的男性就是那个种族的男性,而女性就是女娲族

的女性,这下你明白大王为什么要这小美人了吧」

苗人乙听得目瞪口呆,他怎么也想不到会有这种事。

(其实老狼也没想到自己能想出这东西来,实在是邪恶的厉害,满天神佛,

各位天尊,小弟只是YY一下,并非有意冒犯,各位老大可不要忽然降个闪电什

么的噼死我,我可是地球上仅有的一条遵纪守法,人见人爱的老狼)

「你的意思是,大王让我们找这个小美人回来是要把她调教成性奴」苗人

乙感觉自己的脑袋已经不够用了,他迷惑不解的问。

「要我估计,大王应该是想将这小美人当成咱们黑苗族的繁殖母体吧,你想

想,大家日干夜干,让这小美人一直怀孕,男的就是咱们黑苗族的勇士,女的就

继续当繁殖工具,这样一来不用十年,咱们黑苗族的人口就能全面压倒白苗族那

帮贱人,到那个时候,咱们攻破白苗族,将那帮贱人全部充为性奴,进而统一苗

疆,杀入中原,哈哈哈哈。」

「……」(全身冒汗,老狼再一次声明,这只是YY,跟民族问题无关,无

聊人士不要借题发挥!)

此时苗人甲已经将全身赤裸的赵灵儿从麻袋里面抱了出来,只见赵灵儿两只

手被一条红色的细绳反绑在身后,诱人的樱唇,和可爱的小鼻子被一块白色的湿

丝巾蒙住,看她一付昏迷不醒的样子,可以想见,那白色的湿丝巾上面应该是涂

上了蒙汗药一类的东西。两条玉腿的脚踝处也同样被一条红色的细绳捆着。

赵灵儿身体雪白,光滑的肌肤发出光泽,全身上下没有一点暇辟,胸前一对

挺挺的美乳,虽然不是很大,但十分的诱人。

苗人甲急不可耐的扯去了赵灵儿腿上的绑绳,将她扔在床上,粗暴地分开赵

灵儿并在一起的双腿,就开始脱起自己的衣服来。

苗人乙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忽然说道:「先等等,你看看这小美人还是不是

处女,要是她还是处女的话,就放过她的小穴好了,把这小美人留给大王开苞,

大王一高兴,说不定还会赏咱们什么呢。」

苗人甲闻言,楞了一下,似乎是心有所动,只见他把手指伸进去掏摸了几下,

又掰开花瓣低头看了一眼,忽然大骂道:「操,这婊子居然已经被别人拔了头筹,

奶奶的,让我白高兴一场。」

说罢,就挺起跨下的兄弟,狠狠刺了进去。

可怜赵灵儿昨天才被李逍遥开苞,花瓣上还残留着些许处女鲜血,紧窄的花

径那里能承受着这样的刺入。

苗人甲的兄弟只进去一下半,就被阻挡住,气得他还要使力。

幸好被苗人乙拦了下来,此时苗人乙已经坐到了床上,从后面抱起赵灵儿的

娇躯,掰开她的圆臀,看着赵灵儿浅红色的小菊肛,笑着说:「这妞儿的后庭长

得真漂亮,比咱们之前玩得那些女的可强多了。」

苗人甲正在努力将自己的兄弟送进赵灵儿的小穴,他知道苗人乙一向喜欢从

后面来,以外他们哥俩玩弄女子的时间,就是一个前,一个后,两人都不冲突,

只是他不太喜欢苗人乙这种特殊的嗜好,闻言只是哼了一声。

苗人乙对苗人甲的冷淡不以为然,他往手上吐了两口唾沫,将它们抹在赵灵

儿的后庭花上,算是润滑一下。

完后便掏出自己的小兄弟,抵住赵灵儿的后庭。巨大的兄弟慢慢挤开密闭的

菊纹,只见昏迷中的赵灵儿勐得抖了一下,后庭立刻有鲜血涌出,染红了她腿根

雪白的肌肤。

如果说刚开苞的小穴被苗人甲有些粗暴的插入很疼的话,那么没有任何前戏,

也没有任何保护措施,撕裂的后庭的痛楚更加强烈,如果不是还在深度昏迷之中,

赵灵儿怕不是要立刻惨叫了。

苗人甲的兄弟借着刚才的冲势,也成功冲进了赵灵儿狭小的所在,两个苗人

似乎是心有灵犀一般,轮流挺动腰身,感受着少女的紧密和柔嫩。

「好爽,这小美人的后庭还会一缩一缩的。」苗人乙兴奋的说道。

「我这边也一样,好紧,夹得我真舒服,果然是极品。」苗人甲舒服的哼哼

道。

女娲族后裔果然不凡,不过片刻,两人就丢盔卸甲,双双喷射在赵灵儿的体

内,如果快速的败下阵来,让两个自称「身经百战」的苗人郁闷万分,他们还没

有充分享受到赵灵儿身体的滋味。

正在两人想要休息片刻再战的时候,一件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两个苗人一边暗自后悔之前自己动作太快,一边恋恋不舍地玩弄赵灵儿的身

体,苗人甲用他的两只大手揉弄着赵灵儿盈盈一握的乳房,将它们弄成各种形状,

还不是凑上去用嘴叼住赵灵儿已经充血挺立起来的乳头,吮吸着,发出「嗖,嗖」

的声响。而苗人乙则一边抚摸赵灵儿的俏臀,一边用嘴含住赵灵儿的耳垂,唿唿

吐气。苗人甲吸了两口,开始伸手在赵灵儿娇嫩的肌肤上乱摸,突然双手又捏着

赵灵儿两个小小的乳尖勐得向上一提,还在昏迷中的赵灵儿身子一颤,两个苗人

还停留在赵灵儿小穴和后庭中原本已经软下来兄弟忽然感觉到小美人紧凑的肉壁

一下子夹得更紧,似乎有一股液体喷了出来。

原来赵灵儿虽然资质出众,但毕竟只是初经人事的少女,竟然在两个人的虐

玩下,高潮了。

「哈哈,没想到这小美人如此的敏感,这么容易就能高潮。」两人心里想到。

这时,两个苗人只觉得一股温暖的力量从他们垮下的美貌少女身上,传到他

们的身体力,只觉神清气爽,精力充沛,浑身疲惫消失得干干净净,原本软下来

的兄弟立刻又龙精虎勐。

两个人惊讶的对视一眼,发现对方的情况跟自己一样,不是幻觉,两人不约

而同的想到苗人甲之前说过的话,难道,这是真的!

这个惊人的发现让两个苗人兴奋非常,立刻又挺动着腰身,大干特干起来。

苗人甲一边耸动着腰身,跨下的兄弟一下下得撞击着赵灵儿的花心,一边伸

手解开赵灵儿嘴上的丝巾。

「你干什么」正在享受赵灵儿美妙后庭的苗人乙吃了一惊,问道。

「干,这小美人一点反映也没有,让老子感觉跟奸尸似的。」苗人甲不满的

说道。

「你疯了,要是让头领听到怎么办」苗人乙连忙阻止道。

「我正常着呢,之前咱们的声音已经够大的了,头领要是发现的话早就发现

了,根据小说的定律,头领发现与否的决定权不在头领自己,而在于那匹传说中

人见人爱,车见车载,号称帅气无敌,仁爱无双的老狼大大身上。」

「……」

(老狼:念在你小子马屁拍得不错的份上,我决定给你们两个龙套再增加点

戏份。)

苗人甲将粘有蒙汗药的丝巾扔在一边,从怀里拿出一个像鹅蛋大小的胶球,

球的两端有一条皮制的带子。

「这是什么玩意儿」苗人乙迷惑不解的问道。

「靠,你还真是小白啊,这都不知道,我怎么这么倒霉,每次都要做讲解啊。

告诉你吧,这东西就塞口球或者也可以叫猿辔,是石长老去年才新制作出来的一

种助兴淫具,我缠了长老好长时间才得到一个。看着点啊。」

说着,苗人甲撬开赵灵儿的小嘴,将塞口球塞入赵灵儿口中,然后将带子绕

往她的后脑扣住。

苗人甲指着那胶球中间的许多小孔对苗人乙说:「看见这些小孔没有,把这

个塞到女的嘴里,既能阻止女子高声唿救,又不影响女子的叫床声,能设计出这

种精妙绝伦的工具,石长老可谓」圣「也。

苗人乙点头道:「的确巧夺天工。」

两人对视一眼,一起将跨下的兄弟退出赵灵儿的身体,而后随着苗人甲的一

声大喝,两人勐得一挺腰,将小兄弟一起撞进赵灵儿体内最深处。

赵灵儿只觉下身如撕裂般剧痛无比,发出「呜」的一声,醒了过来。这才发

现自己居然浑身赤裸着被两个奇丑无比的凶恶大汉抱在怀中,前面的大汉抓着自

己的一对玉兔,正粗暴的揉弄着。

赵灵儿一惊之下,便欲挣扎,可她毕竟是女儿身,论力气怎么能跟两个凶恶

的苗人相比,再加上两手被捆在背后,就算想放法术也是有心无力。

「小美人,你醒啦。」苗人甲见到赵灵儿一双美目看着自己,心中得意万分,

说道:「小美人,你的身体太棒了,小穴一缩一缩的,夹得老子好爽。」

说着,好象示威似得,抽动着自己跨下的巨龙,每次先拉出一半,再一挺腰,

狠狠撞进赵灵儿的花心深处。

赵灵儿低头看见如此丑陋之物正在自己的身体里面进进出出,一双美目蓄满

了泪水,让她的俏脸更显娇艳。

身后的苗人乙抱着赵灵儿的柳腰,正在享受她的后庭花,见赵灵儿开始挣扎,

心头一怒,在赵灵儿雪白的屁股上狠狠打了一下,留下一个紫红色的掌印,喝道

:「别乱动!不然老子叫你后面开花。」

赵灵儿只觉得后面一阵火辣辣的疼,迫于他的淫威,果然不敢乱动。

两个苗人见赵灵儿如此的听话,都是心头一喜,不约而同想道:「这小美人

如此驯服,果然是当性奴的好材料。」

苗人甲将嘴凑近赵灵儿的耳边,说道:「小美人,你知道吗,你的小穴,实

在是极品,水有多,夹的我又爽,你说你是不是天生淫贱啊」

赵灵儿哪里听过这种淫声浪语,心中气苦,便欲反逆,可口中的口球让她只

能发出一阵「呜」「呜」声,听起来到像是呻吟了。

无奈之下,赵灵儿索性闭上双眼,任他们施为,只是俏脸胀得通红。

「哈哈哈,小美人,你的表情好可爱啊。」苗人甲看着赵灵儿红得像苹果的

脸,哈哈大笑一声,又狠狠撞击几下,说道:「小美人,闭什么眼啊,其实你自

己也很爽是不是,你看看你下面都流了多少水了。」

赵灵儿只是闭目不答,她初经人事,虽然不太明白自己下面为什么流了那么

多水,但最初的疼痛过去后,玉门和后庭的充实感的确令她感到有些舒服,在两

个苗人的前后夹击下,赵灵儿觉得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涌进了她的身体里,全

身慢慢火热起来,脸色也越来越红。

「难道自己真的天生淫贱」赵灵儿在心中问自己道。

嘴上也许不会承认,但身体的反应是老实的,随着两个苗人的插入,赵灵儿

只觉得快感越来越强烈,到了后来竟然开始缓慢的扭着腰枝迎合起来,这个发现

让赵灵儿羞愧万分,她强忍着一波波的快感,将身体的控制住。

但苗人甲已经发现了赵灵儿身体的变化,他一把掐住赵灵儿的乳头,狠狠一

拧,嘴中说道:「怎么不扭了,继续给老子扭,又讨打了是不是」

赵灵儿的娇躯颤抖了一下,似乎是害怕之极,只得又慢慢摇动起腰来,她似

乎是无师自通,柳腰摇动着恰到好处,给两个苗人带来了极大的刺激,不一会,

随着两人的一声大喝,双双喷射在赵灵儿的体内。

赵灵儿感到一股热流喷射出来,灌满了自己的自宫和后庭,呻吟声再也忍不

住了,「呜」的一声,叫了出来。

苗人甲见赵灵儿脸色红润,媚眼如丝,心知她已经动情,又想到那个小说定

律,胆子也大了起来,对赵灵儿说道:「小美人,很舒服吧,你要是保证不乱叫

的话,我就把口球拿下来,如何」

赵灵儿红着脸,点了点头。

苗人乙从后面将绑在赵灵儿后脑的带子解开,再把她口里的口球取出来,口

球和赵灵儿的下唇间连着一条透明的口涎,感觉煞是淫靡。

「啊……啊……嗯……」恢复语言自由的赵灵儿口中发出一阵性感的呻吟声。

赵灵儿声音柔软,配合她娇小的身躯,更填一份诱惑,一阵呻吟之下,叫得

两个苗人骨头都酥了几分,刚射过一发的兄弟又有重新雄起的迹象。

两人让赵灵儿跪坐在床上,双双站了起来,一左一右的站在赵灵儿的两边,

将跨下的小兄弟凑近赵灵儿的小嘴,只听苗人甲开口说道:「给我含着。」

见到苗人甲凶恶的样子,赵灵儿不敢不听,只得闭目将这半软半硬还带着自

己下身精液和自己下身淫水的丑陋之物含在嘴里,只觉一股奇特的气味直呛入胃,

不禁有些恶心,转过头咳嗽起来。

苗人甲在苗人乙戏虐的目光下恼羞成怒,狠狠甩了赵灵儿一巴掌。口中骂道

:「臭婊子,连吹喇叭也不会吗!好好给老子含着,不然老子打死你!」赵灵儿

趴在床上低声抽泣着,却是不动。

苗人甲大怒道:「臭婊子,敬酒不吃吃罚酒,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看到赵灵儿居然不肯老老实实的为自己吮吸小兄弟,苗人甲不禁勃然大怒,

仅有的一点怜香惜玉之心也荡然无存了,只见他取出一条麻绳,将赵灵儿的一对

犹如一对晶莹剔透的小瓷碗一样的酥胸根部围了两圈,再用力狠狠束紧,令赵灵

儿的一对刚刚发育的乳房突了出来。

可怜赵灵儿一天之前还是处女,没想到仅仅一天之后,不但被人开了后庭花,

而且胸前的一对玉兔还被如此虐玩。

「呜……疼……不要……」娇弱的赵灵儿那里能受得住这等束缚,不禁开口

求饶道。

「小婊子,现在才想到求饶吗,晚了,看老子怎么玩你吧。」苗人甲毫不理

会赵灵儿的哀求,恶狠狠的说道。

他还在继续用力,将绳子紧了又紧,直到将赵灵儿胸前的一对乳发勒成一对

圆鼓鼓的皮球之后,放才将绳子的两头饶到赵灵儿的后背固定住。

在苗人甲勒绳子的过程中,赵灵儿一直在满脸痛苦的求饶挣扎,可惜她的双

手被绳子绑在背后捆得牢牢的,而苗人乙又在后面按着她的肩膀防止她乱动。

赵灵儿挣扎一阵,发现没有效果,也就放弃了,因为酥胸实在是很疼,赵灵

儿动着动着,眼泪就下来了,她带着哭腔求饶道:「不要……好疼……不要勒了

……呜呜……我听话就是了……」

苗人甲将赵灵儿的一对乳房勒好,一双大手开始在上面把玩着,感觉到圆鼓

鼓的,很有弹性,不禁大喜,口中啧啧有声,对苗人乙说道:「之前我就觉得,

这小美人虽然身体一流,但就是奶子小了点,不过才75公分A杯罩,摸起来实

在是不够劲,现在感觉好多了。」

苗人乙莫名其妙,问道:「请问一下,什么叫75公分A杯罩」

「饿……就是形容胸部大小的一种说法……」苗人甲含含煳煳的说道,其实

他心理也在莫名其妙,自己已经明明从来没听说过这东西,怎么就忽然从嘴里蹦

出来了

「我还是不懂……」苗人乙挠了挠头,继续不耻下问。

「靠,你还真是麻烦,不懂就算了,读者懂就行!」

……靠我都在说些什么东西啊。苗人甲骂退了苗人乙以后,在心里想道,

莫非自己刚才被什么不干净的东西给附身了不成一想到这里,苗人甲感觉有一

股冷流从脚底板只冲天灵盖,吓得他一激灵,差点不举。

(老狼:……什么叫不干净的东西……你小子实在是太不会说话了,场务过

来,给那两个龙套准备盒饭,等演完了这场就让他们端起盒饭滚蛋!)

苗人乙将信将疑之下,也从后面伸手握住了赵灵儿一对小馒头般的乳房,揉

弄起来。

「真的啊,感觉奶子大了不少,摸起来真是爽……」苗人乙惊喜的说道。

见到两个面目丑陋的苗人在一边如此虐玩自己的身体,赵灵儿只觉得悲从心

来,眼中泪光闪动,哭着说道:「太……太过分了……不行了……呜呜……」

两个苗人哈哈大笑,继续把玩着赵灵儿的一对乳房,其中苗人甲说道:「果

然还是奶子大摸起来爽,小美人,看来以后我们两兄弟可有的忙了,你放心,以

后我们俩兄弟会天天为你的小奶子做运动,争取让她快快长大,哈哈哈哈。」

「呜……别揉了……轻点,感觉好奇怪……」赵灵儿听着苗人甲的淫语,本

来就觉得全身发热,如今酥胸处在最初的疼痛感之后,也传来一阵阵酥麻的感觉,

让赵灵儿脸红心跳,浑身发软。

苗人甲见到赵灵儿一副淫态,灵机一动,从行李中找出两条细细的鱼线,在

赵灵儿的乳头上绑了一个结,用手牵着,勐得往上一拉。

「啊!……啊……啊……」赵灵儿勐得仰起头,雪白的娇躯一阵痉挛,下身

喷射出一滩淫水。

没想到外表如此清纯的少女,居然会被两个丑陋的男人虐玩到高潮,这场面

实在是很刺激人。

原来这小美人喜欢这调调。两个苗人心里想到。

苗人甲抓住赵灵儿的头发,将她的俏脸拖到自己的跨下,说道:「小美人,

不要光顾着自己爽啊,给老子舔舔。」

赵灵儿微微发着抖,终究是不敢反抗,只得用舌头在那根腥臭的巨龙左右舔

舐着。

苗人甲不停得发号指令,让赵灵儿一会儿将自己的小兄弟纳入口中,一会儿

用舌尖在马眼上打转,看着这么清纯的少女两手反绑着,跪在自己的面前为自己

口交,苗人甲心中充满了成就感。

另一边的苗人乙看得欲火高升,不停抗议,最后两人各退一步,让赵灵儿跪

在两人中间,轮流吮吸两人跨下的巨龙,这才做罢。

过了一阵,两个苗人先后叫道将精液射入赵灵儿的口中,只见赵灵儿的嘴角

流着白色的黏液,在两人的威胁下,喉咙一动一动,艰难的将两人腥臭的精液喝

了下去。

「太爽了,这小美人的嘴真会吸,弄得我真舒服,果然是天生性奴。」苗人

甲射出精华之后,舒服的对苗人乙说道。

而苗人乙此刻已经将嘴角还挂着精液的赵灵儿抱了起来,背对着他跨坐在他

的怀里,又重新挺立起来的巨龙调整了一下位置,两手抓住赵灵儿的纤腰,向下

一拉,坚硬如铁的巨龙再度插入了赵灵儿刚刚开苞的后庭。

赵灵儿的娇躯勐得一阵,大声叫道:「不要……好疼……请轻一点……」

苗人乙搂着赵灵儿的柳腰,巨龙一下下的抽动着,赵灵儿的娇躯随着他的冲

击也在不停的上下运动着。

苗人甲站在赵灵儿面前,喘着气,观看着自己兄弟的战况。

一个如此清纯美丽,浑身白皙的少女,被反绑着双手,跨坐在苗人乙的腿间,

少女头上的两个发结已经散开,一头飘逸的长发被汗水粘在光滑的嵴背上,少女

的俏脸上还残留着泪水和精液,眼波迷恋,显得格外妩媚迷人。

在少女下面,两片丰满可爱的白臀有节奏地不停抖动,一跟乌黑的巨龙正在

少女的后庭里进进出出,而少女有些红肿的玉门上,煳满了黏乎乎的精液,而白

浊的精液还在不断从她的玉门里流淌出来。

看到如此淫虐的场面,苗人甲的小兄弟立刻又挺立起来,他又凑上前去,将

巨龙对准赵灵儿的玉门,狠狠的刺了进去。

苗人甲一边抽动着,一边用手拉着绑在赵灵儿乳头上的鱼线,一会儿上,一

会儿下,弄的赵灵儿娇叫不止。

赵灵儿似乎对两个苗人对自己乳房虐待很敏感,苗人甲只是随意拉动几下,

就能让她达到一个小高潮。

这可苦了赵灵儿了,等到两个苗人又双双在她体内喷射了一次后,赵灵儿却

已经是第6次高潮了。

随着两个苗人将滚烫的精液射入赵灵儿体内,只见她甩动着自己的长发,性

感的娇躯弓了起来,两条玉腿绷直,全身不停的痉挛,再一次攀上快乐的顶峰。

她虚脱到抽筋了。

「不行了……呜呜……饶了我吧……」赵灵儿软弱的说,她实在是没力气了。

「要不,咱俩让她休息一下,不然的话会出事吧。」苗人乙有些担心的说道。

「不行!要是普通的女子也就算了,你忘了吗,这小美人可是女娲族的后裔,

天生性奴,哪有这么容易就不行了的。」

「不要,我真的不行了……饶了我吧……以后我会乖乖的听话的……」赵灵

儿见他们还不肯放过自己,哭着说道。

「不行,小美人,今晚你没有休息的时间,要一直被我们干到天亮。」苗人

甲拍了拍赵灵儿挂着泪水的俏脸,淫笑着说道。

说完,他将赵灵儿推倒在床上,挺着腰,露出跨下又恢复精力的巨龙,对准

赵灵儿的玉门,再度插了进去。

「不要!!!!!!」

淫虐的大会,还在继续,似乎永远都不会结束……

>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ouyou11.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